阿柠_limone

纸箱战机中心/主阪金阪
爱娜娜沉迷/
天推mezzo推momo推

【TOV/FY】Per sempre (07&08)

TOV同人,CP:弗连x尤利

学paro注意

傻白甜注意

稍微比之前篇幅要多一点的07&08,其实月初就把大体写好了,思考了半天都不满意准备修改下结果沉迷PM日月拉拉扯扯到了月底,拖延症除了土下座不知道说什么了(跪着哭

新的一年愿我的拖沓剧情和无逻辑脑好一点

爱豆路的池子什么时候开我要死了(挥舞荧光棒(不你

以及前篇地址:

01&0203&0405&06


以下正文

7.

#

 

     “呐,弗连啊,虽然这话轮不到我说,不过你也太热血了吧?”尤利放大的脸庞出现在弗连的眼中,他两手轻轻托起弗连的下巴左右检查着弗连脸上的伤势,最后把目光锁定在嘴唇边一道划破的伤口上。

 

    「要说还是尤利为什么偏要招惹那些高中生?」

 

      弗连动动嘴,声音却以一种不真实的状态传了出来,仿佛不是他自己发出来的。

 

    “还好脸上除了这边就没什么了,其他位置的擦伤总归用衣服挡挡也不会被发现吧。”仿佛没听见一般,尤利对着弗连嘴边那道小伤口上戳了一下,满意的观察了一下弗连有些吃痛的表情后,便不再理睬弗连的埋怨,越过坐在床上的弗连去够上被随手脱去的初中制服盖住的医药箱。

 

     没错,都是尤利的错。

 

     如果不是尤利在那群不良少年围上来的时候先出手,自己也不会被卷进去还大打出手。

 

     都是尤利的错。

 

    如果不是尤利与自己越来越近的距离,自己也不会在这份爱恋中越陷越深,自己也不会在两人吵架的时候如此揪心。

 

    有些刺眼的阳光透过轻薄的纱帘照在弗连背后,也照在正一脸认真的给弗连消毒伤口的尤利脸上,那漂亮富有活力的脸上沾有泥巴,仔细观察还能看见些许淤青。

 

    “弄好了!”

 

    尤利拍了拍弗连手上贴好胶布的位置,开始对着镜子收拾自己脸上的伤。

 

    「我来帮尤利弄吧,这样比较方便。」

 

     “好意我心领了,你这家伙下手不知轻重,我可不想受到二次伤害。”尤利一手端着镜子一手攥着镊子轻轻擦拭自己的脸, 纵使面部表情扭曲回应弗连的话也毫不留情。

 

     “不过,………………”

 

     尤利说完就笑了,那是比窗外阳光还要耀眼的笑容。

 

     那时尤利说了什么呢?弗连把视线从窗外收回室内他那被各种资料像小山似的堆满的桌子,离他最近的地方放着白野和与她相关的一些学生的档案。

 

     「不过,有弗连在真好。」

 

    都是尤利的错,工作量又增加了。

 

#

 

     对尤利各种躲避又拒绝自家恋人还一言不发背黑锅的行为,弗连是相当生气的,尤利从小就是不管大事小事都喜欢一个人拎,从来不和别人商量一下,最后给尤利擦屁股的是弗连不说,一个人生闷气的时候还被尤利说气量小。嘴上说着「事件还在调查中」,最后还是没法放着不管,弗连只得叹气自己确实是老妈子晚期了。为了发泄下怨气,弗连在商店街的拉面店一边吹着滚烫的拉面一边发短信回绝去尤利家吃晚饭,想象尤利捏着手机的表情,感觉心情好了不止一点。

 

    碍于学生会长的身份,同时也怕惊动老师和教导主任,弗连不能动用整个学生会帮他调查,光是让索迪亚搜集学生资料就已经让他想了半天措辞。索迪亚倒是并不介意,反而跃跃欲试,似乎是把弗连的行为冠上「为疑云重重的还原事件真相」、「对所有学生一视同仁」的崇高光环,弗连也再懒得说明随她去了。

 

    除了索迪亚,艾斯蒂尔也会在休息时间准点出现在学生会室,弗连一开始并不想让她参与到这件事,最后实在磨不过艾斯蒂尔的热情。两人跑去保安室用人格担保了半天终于是要到了出事那个时段的监控录像,欢欢喜喜把周围几个监控录像放了出来发现尤利和白野那周围根本是监控的死角。

 

    “一定会有谁是目击证人的,我去挨个问问!”艾斯蒂尔指着几个被监控拍到的路过的学生,丢下这句话就离开了学生会室。

 

     弗连摘下眼镜揉了揉有些酸胀的眼睛,将手伸进身边的包里摸索眼药水,几乎把包翻了个遍也没找到,细想一下才记起了给尤利用过之后就进了对方的背包。

    

    “这两天是拿不回来了吗?”

 

    弗连自顾自嘟囔着收拾好书包,太阳西沉,学生们陆陆续续放学回家。想着暂时也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弗连决定去学校中庭看看。他兜来兜去尽量装作路过走到中庭死角时,发现丽塔站在那里左顾右盼,丽塔也发现了弗连。两人以前是相互没怎么说过话的,丽塔在学校里惹得事基本不在学生会的管辖范围,大概有那么几次配给学生会的老电脑罢工负责老师让丽塔帮忙来修理这种程度的交集。

 

    “我先说好,这可不是我想帮你们的,是艾斯蒂尔的请求。”

 

    在弗连想怎么和她搭话之前,丽塔先发话了,之后就在现场转来转去自言自语完全不理人的样子。现场是有一个监控摄像头的,可它的摄像角度直愣愣地对着远处的自行车棚,哪怕往左边再多偏一点就能照到尤利他们,这点弗连在监控录像里重复看了很多遍,也让他更加确信这事是有人故意为之。

 

     “弗连,你们那个摄像头能拍到对面车棚的反光镜吗?”

 

    丽塔打断了正在沉思的弗连,她指着的反光镜正好是对着他们站的方向。

 

#

 

    弗连踌躇地站在尤利家门口,深吸一口气按响了门铃。门铃叮叮响了半天也不见人应答,弗连想起那条「你不来我家吃饭我就摁爆你家门铃到你出来为止」的恐吓短信,现在的情况真不知道现在是谁摁爆谁家门铃。

 

    明明屋里亮着灯却无人应答,弗连估摸着尤利懒得来开门,便掏出备份钥匙,实际上备份钥匙也正是尤利出于这样的目的给弗连的。踏进玄关关上门,弗连抬眼与门口站着的赤裸上身围着浴巾身上还滴着水的尤利四目相对几乎五秒。

 

    “都给你钥匙了还按什么门铃,害我赶紧没冲干净就跑出来开门。”

 

     谁能想到冷战了三天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弗连忍不住吐槽,眼神在尤利身上飘了半天不知道该看哪里好。

 

    “你准备这种打扮就跑出来开门?快回去把衣服穿上。”

 

    看着弗连游走的眼神,尤利故意往前走了走:“哦,难道说害羞了?”

 

     “快去把衣服穿上。”

 

    见弗连是真的不能逗了,尤利才惺惺收手,回到浴室换衣服。听到浴室门关上的声音,弗连长叹一口气,一会儿生气一会儿开心,撩完就跑说的就是尤利了,害得自己心跳个不行,想说的话也全抛到脑后。

 

 

 

8.

#

 

    尤利没有预料到与弗连说的第一句话是在这样的情境下发生的。

 

    吹风机呼出的热风吹得他头脑发热,他是喜欢随意擦擦等头发自然干的,每次弗连看到这样的他都会叫他弄干了再出来,耳朵都要听出老茧。尤利心脏跳得厉害,刚才趁势接的话完全是为了掩饰自己,不知道弗连是否看出来了。

 

    走出浴室发现自己刚才一路踩出的水渍全没了,不用想就明白这归功于远处卷起袖子握着拖把跟地板大战三百回合的弗连。

 

    “啊,尤利,你至少……”

 

    话没说完就生生咽了回去,尤利当然知道他下面要说的是“把头发弄干”,莫名有些优越感。

 

    “我去做晚饭,你要是想打扫卫生就继续吧。”

 

    之后便是一餐无言。

 

    本着对弗连母亲负责的原则给弗连做饭的尤利准备晚餐结束就下逐客令,弗连却连屁股都不肯动一下。

 

    “尤利,我下面要和你说正经事。”

 

    弗连说,眼睛直直盯着尤利。明明隔着眼镜镜片,尤利还能从那双湛蓝色的瞳孔中看到弗连的认真。

 

    冷战是进行不下去了。尤利想着,搬椅子坐下来。

 

     见尤利终于服软,弗连一股脑儿把今天七七八八的发现全说了出来。

 

    “所以说那个学姐是新闻部的人,故意诬陷我?”

 

     尤利指着着从监控摄像里那个自行车棚边反光镜上提取放大又修正的画面,愤愤不平。画面中有一个拿着相机的男生,从男生的角度完全把他和白野的事从最佳角度拍的一览无余。

 

    “这个人也是新闻部的,”弗连把男生的资料抽了出来递给尤利,“艾丝缇丽切同学四下询问之后知道了这个人在差不多白野和你走后拿着相机路过车棚。”

 

    “那几天跟踪的都是新闻部的人啊……”

 

     尤利不自觉喃喃道,没想被弗连紧张地捉住尤利的手腕。

 

    “被跟踪?是尤利吗?什么时候?有被做什么吗?”

 

    “啊啊,你这人迟钝吗!”尤利甩开弗连抓痛的手,“跟踪我有什么好处啊,被跟踪的明明是你。”

 

    “他们甚至还追到家门口了,体育祭那时候我才跑去……跑去追他们!”

 

     大概想到那时候两人的误会,尤利在提到时有些小心翼翼,边说边看弗连的表情。弗连猜测了半天为什么新闻部的人会针对尤利,结果最终原因还是因为他,说不上是该道歉还是该松口气,随即问道:“你怎么不告诉我?”

 

    “你让我和你用「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推开你的其实是因为……」这样的话开头吗?你觉得我说的出来吗?”

 

     或许是试想了一下这样的画面,弗连忍不住笑出声,确实这样的画面与尤利严重不符,不过这也让弗连安心了。

 

    “不是和我交往后悔了就好。”

 

    “都答应你了还有什么后悔的。”

 

    “那你别和艾丝缇丽切同学走那么近,还有其他女孩子。”

 

    “难道你在吃醋吗,吃艾斯蒂尔的?”

 

    “对。”

 

    “笨蛋,”尤利扑哧一笑,“你以为我吃了其他女孩子多少年醋了?”

 

#

 

    停学第三天,尤利回到了学校,准确来说是被弗连叫到了学校。早上清静的校园只有一些运动社团的晨练,尤利和弗连两人并排走着最后停在了化学准备室,雷文把这里借给弗连,两人在里面找位置坐下。

 

    “弗连,你们学生会都喜欢用鞋柜塞信的方式叫人吗?”

 

    “啊?”

 

    “不,你当我自说自话……”

 

    虽然了解了白野如何陷害尤利,但是他们还不懂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弗连就提议让尤利把白野叫出来刺探她,也是所谓的钓鱼执法。尤利并不在意自身清白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反正被周围同学和老师带有色眼镜看习惯了,无奈弗连一直抓着他要为他洗清嫌疑,只得配合他。

 

    “不过我觉得你以前是不会用这种手段,现在这世道怎么了?”

 

    尤利佯装叹气看看弗连。

 

    “想挖苦我就趁现在吧……嘘,大概是她来了。”

 

     弗连躲进放置化学试剂的小房间,关上门前向尤利示意做好准备,果然脚步越来越近,化学准备室的门“唰”的一下被拉开,来人正是白野,她直愣愣地盯着靠在讲台边向她打招呼的尤利,随后以一种傲慢的姿态发问:“尤利罗威尔,你不是停学了吗,呆在家里太闷了还跑来学校啊?”

 

    “哦,今天不是装弱者也不是假哭啊,学姐你可以去戏剧部了,何苦在新闻部混呢?”

 

    白野关上门走进化学准备室,尤利这么快就掌握整件事的大概情况是她不曾料想的,当然尤利最先发现她跟踪弗连的事也是出乎意料,她手上捏的是刚拆开的信封和监控摄像截图还原的照片。

 

    “暴露了啊,没想到你是这么厉害的人,不仅能发现我们的跟踪还搜集了证据,佩服佩服。”白野看似泄气,随后把手上的东西撕碎扔在桌上,道:

 

    “那又怎样,你把这些东西交给老师我也不会怎样,我可以找一百个理由为自己开脱,虽然让新闻部的可爱学弟为我背锅有些于心不忍。”

 

    尤利静静看着她说完,说实话他只在意这群人为什么跟踪弗连,其他事怎样都无所谓。

 

    “你的目标是弗连,他得罪你了?”

    

    “有一点吧,会长停了我在校刊上的专栏。”

 

    “这次是你为了报复弗连?”

 

    “不全是,还有受人委托。”

 

    “委托人是?”

 

    “你问这个干什么,不过告诉你也无妨,是前任会长委托我拍现任的丑闻。”

 

    “哦,”尤利冷哼一声,“看来是仗着自己是有钱人家的那个有钱有势无能的小少爷干的。”

 

    向着小仓库的方向,尤利把这句话咬字清楚地说了一遍,弗连推开门从里面走了出来。

 

    “会长?!”

 

    白野没想到弗连躲在里面,她愤恨地瞪着尤利,后者则是无辜的摇摇头,确实也不是尤利想对付她,这件事从策划到执行都是弗连一人所为。

 

   “白野同学,你刚才说的话已经全部录下来了,如果你不想让这段话被送到教师办公室,建议你现在去找老师说明这件事,至少还只是拿个警告处分。”

 

    白野无路可退,弗连说的话确实给她和前任会长台阶下,事情闹到大了自己终归是逃不掉的,看弗连的样子应该是知道了偷拍的事情还无所谓,她能拿来谈判的筹码可谓是一个也没有了,只得认栽。

 

     “最后再问你一个问题,”弗连说,“你们的目标是我,为什么要陷害尤利呢?”

 

     “尤利.罗威尔发现我们的跟踪之后就处处躲着你,太碍事了。”

 

     白野说完转身要走,被刚才开始一眼不发的尤利叫住,将内存卡递到她手上。

 

     “内容我可是删干净了,东西如约还给你。”

 

   

 

 

     虽然白野委婉描述了如何陷害尤利一事,不过尤利擅自在停学期到学校来加上弗连擅自调取监控录像的事被老师们抓着两人狠狠说教一番,总之停学处分也取消了尤利在次日按时到校报道。

 

    艾斯蒂尔看上去特别开心,不停地说着太好了,尤利也不好意思跟她说区区一个停学一周处分自己习惯了。丽塔那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艾斯蒂尔,居然没有因为这事嘲笑尤利,不过也许在内心已经嘲笑过了。雷文不停说着大叔是相信尤利亲亲的一边被周围人吐槽根本派不上用场。

 

    除了感谢这些人,尤利还趁着午休去了学生会,当然一进门就被索迪亚抓着不放。

 

    “你这家伙怎么敢来学生会,我有告诫过你离那位大人……唔!”索迪亚话没说完就捂住自己的嘴,之前警告尤利离弗连远点的话差点顺势说漏嘴。

 

    弗连从手中的文件上抬起头一脸疑惑:“索迪亚你们在说什么?”

 

    “没什么,我给你们带了点慰问品,”尤利笑笑将手中的纸袋递给索迪亚,“家政课做的草莓泡芙,我多做了一点大家分着吃吧。”

 

    “谁要接受你的恩惠啊!”

 

    与咬牙切齿的索迪亚态度不同,其他学生会的成员放下手中的活围了过去,经常听会长说起尤利.罗威尔的好厨艺,终于有一见庐山真面目的机会,谁都不想错过。

 

    “索迪亚同学你不吃的话可以给我们吃啊!”

 

    “我忙活了半天终于可以补充点糖分了!”

 

    “你们这些家伙别挤我,至少给会长留个完整的!”

 

     在一片混乱中尤利挤到弗连身边,将眼药水放在桌上。

 

    “弗连,这是你的吧,抱歉啦之前借了就忘了还给你。”

 

    说完话的尤利准备离开,被弗连叫住。

 

     “放学一起回家吧。”

 

     “你请我吃车站新开的那家可丽饼,我就考虑一下。”



TBC


*

最后一小段是听着ARASHI的one love写完的,特别想在这里打上FINwwww不过他们的故事我并没有打算在这里结束XD

这段闹别扭的剧情其实是临时起意,结果一下撑了好多章23333333

我终于把他写完可以写我构思了很久的部分了(你

总之谢谢看这篇好想急死你却没有打死我的你ww

顺便配合MEZZO"的miss you食用也挺好的(隐藏安利(x

祝你我爱豆卡池出货w




评论(8)
热度(28)
©阿柠_lim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