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柠_limone

纸箱战机中心/主阪金阪
爱娜娜沉迷/
天推mezzo推momo推

【TOV/FY】Per sempre (05&06)

TOV同人,CP:弗连x尤利

在2016的最后爆肝一晚上写了05&06

01&02地址【http://limonefiona.lofter.com/post/2607e4_c5a3bd2

03&04地址【http://limonefiona.lofter.com/post/2607e4_d0987bd

本来进度是在这两章解决这段剧情的结果越写越多要拖下去了(躺平

当做是个贡品,愿人人都能抽到正月百合(比哈特



以下正文

5.

#

 

    尤利直到弗连离开教师办公室都没有正视弗连。并不知道为什么小小的自尊心作祟就与弗连闹起别扭,反正这种程度的争执对两个人来说如同家常便一般。

 

    在晨间班会之前回来教师办公室的教导主任和班主任宣布了尤利停学两周的处分,收拾好东西的尤利便在预备铃响后离开学校。

 

    与个别迟到学生擦肩而过的感觉实在有些微妙,他们上下把尤利盯了个透才想起自己要迟到的事实,加快脚步往学校跑去。

 

    “看来又不免增加奇怪的谣言了。”尤利耸耸肩,索性脱了制服拎在手上。

 

    “下面该去哪里哪里呢?”

 

    外表看似逃学不良少年的尤利在街上大摇大摆地晃着,并无法找到一个确切的目的地。如果说他真的是不良,倒可以跑去游戏中心打打电玩什么的,可惜这并不在尤利消耗时间会做的事的范围之内。又或者他会跑去弗连父亲的道场切磋一下,可又怕那直传弗连说教基因的父亲对这个时间在外游荡的他一顿大道理,不过前天他为了参加什么会议去了外地,能去的地方又少了一个。

 

    想来想去,最后只能回家。

 

    弗连和尤利家附近有一条小小的商店街,是两人从小到大经常去的地方,与各个店铺老板的关系也相当融洽。闲来无事的尤利顺路捎点菜回家,这个时间的商店街并没有特别繁忙,店主们不紧不慢地摆着摊子。

 

    “哦,这不是尤利嘛!这个点在闲晃,是不是又犯事了?”

 

    “不是什么大事,您还是给我推荐一下今天比较新鲜的鱼吧。”尤利搪塞着鱼店老板的问题,把注意力集中在整齐排列在冰块上的海鲜上。

 

    “这个吧,今日特价,多买两条给弗连也尝尝!”

 

    “弗连?”

    

    尤利皱皱眉头,怎么就说到弗连了呢?

 

    “我听说他妈妈去参加某个远方亲戚的葬礼了有几天不在家,他爸爸好像也出差了,那弗连不是要上你那里吃饭了,你不知道吗?”

 

    这还真不知道呢,尤利扯扯嘴角。两人光顾着闹别扭,这件事他都不知道。

 

   “那我就买两条吧。”

 

    回到家的尤利把买回来的东西扔进冰箱就一头栽倒在沙发,从裤子口袋摸出手机,解锁屏幕点进编辑短信界面,愣了一会儿将手机放到一边。换了个仰躺的姿势后还是拿起手机。

 

         TO:弗连(老妈子)

 

                   晚上来吃饭。

                    

                                               」

 

#

 

    艾斯蒂尔早上来学校的时候,“尤利罗威尔欺负同学损坏他人财物”的照片已被摘下,剩下的只有乱七八糟的谣言,甚至版本一个比一个夸张。艾斯蒂尔不相信这些乱七八糟的话,反而被周围同学认定是和尤利走得太近被洗脑。结果到了晨间班会尤利都没有出现,班主任宣布了尤利的停学处分。

 

    “这一定是哪里搞错了,尤利虽然老逃课看上去一脸不良,但是他不会无缘无故找茬还故意弄坏别人的东西!”

 

    艾斯蒂尔气鼓鼓地坐在化学准备室,丽塔在她旁边听她跑了一上午的抱怨。

 

    “冷静一下,喝点茶吧。”

 

    雷文把装着绿茶的小烧杯放在艾斯蒂尔面前,艾斯蒂尔拿起烧杯,又放了下来。平时教养良好的她居然忘了向雷文道谢,而是直愣愣的发问:

 

    “雷文老师也觉得不会是尤利干的吧!”

 

    “大叔我觉得尤利亲亲不会干这种事情啦,不过主任那些人并不信大叔我的话。”

 

    “那是大叔你平时也不招他们喜欢吧。”

 

    丽塔毫不客气的吐槽,无视雷文不满的碎碎念问道:“你有问过那个学生会长吗?他应该是最想证明尤利那家伙的清白的吧。”

 

    艾斯蒂尔有些失落:“上午我去了两次弗连的教室,他都不在的样子……”

 

    “弗连酱的话,午休有学生会的临时会议,这会儿应该能堵到他吧。”

 

    “真的吗!谢谢你雷文老师!”

 

    艾斯蒂尔匆匆起身,想了一下记起把茶水喝完,跑出了化学准备室。

 

    “大叔,偶尔也能派上用场嘛。”

 

    “丽塔亲,大叔一直都是有用的男人哦。”

 

    比起言语上的回击,丽塔给了雷文一个不想理他的眼神。

 

#

 

    弗连是在楼梯拐角被艾斯蒂尔叫住的,被叫住的时候他就猜了个半透艾斯蒂尔找他的原因。

 

    “弗连,关于尤利……”

 

    “这件事还在调查中。”

 

    艾斯蒂尔话还没说完就被弗连打断了。弗连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下子打断了艾斯蒂尔的话,这不是他一向的处事风格。从前不管什么事都有条不紊胸有成竹的他,现在但凡一丁点牵扯到尤利的事就如同小石子掉进平静的水面掀起阵阵波澜甚至卷起波涛。艾斯蒂尔并没有在意自己被强行打断这个细节,却是在反复斟酌弗连的用词。

 

    “还在调查中是什么意思?弗连你觉得尤利会做这种事吗?”

 

    “这和我的意见没有关系。”

 

    下意识的,弗连并没有直接回答艾斯蒂尔的问题。

 

    “弗连………”

 

    “抱歉会长,我们还有两个议题要确认一下。”

 

    艾斯蒂尔还想说点什么,此时索迪亚正从学生会室探出头看向两人这边。弗连对艾斯蒂尔说着我还有事就走回学生会室。

 

    “会长,你们刚才是不是在说尤利罗威尔……”

 

    索迪亚小声的向弗连求证,得到肯定的回应之后又接着说道:“虽然尤利罗威尔是我校十恶不赦的问题学生,不过这次这个事总有点不像他会做的……”

 

    我知道啊,我比你们任何人都相信他啊。

 

    “可是他什么都不说,我要怎么替他洗清嫌疑……”

 

    索迪亚并没有听清弗连在说什么,她从自己崇拜的会长脸上捕捉到了一丝说不上来的无奈的表情,一秒之后他又变回了原样。

 

6.

#

 

    尤利醒来的时候天色已近黄昏,他揉揉了半天眼睛才缓过神,从沙发缝里拯救出自己那不知何时滑进去的手机。摁亮屏幕,上面显示的未读信息0,尤利不满的啧了一声走回自己房间。

 

    尤利房间的桌上摆着一个怎么看都不符合现在他年龄的陈旧的卡通相框,拿起相框略微擦拭下镜面沾上的灰尘,又将他放回原处。相框内的照片是小时候的尤利和弗连,相框是弗连某一年送给尤利的生日礼物。让旁人来说尤利弗连这两个兴趣处事方式八杆子打不到一起的两个人关系,还真是典型的「不知道你俩是关系好还是不好。」

 

    要说两人何时开始相互了解的,大概就是小时候刚去弗连家道场学习剑道那会儿,尤利在这方面算是底子比较好的,在幼儿班的一群小孩子里面脱颖而出,可就是同龄的弗连他怎么也赢不了。要说弗连接触剑道比尤利早,再又是道场师傅的孩子,还不知道什么叫手下留情,孩子们怎么都想避开和他切磋,尤利就像是拐进了死胡同,非要找弗连比试。弗连也是直肠子,看这个妹妹头邻居次次找他切磋纠缠的烦了就想让他赢一次。没想到自己演技太差一下就被看出来了,尤利气得三天没理弗连,弗连妈妈意识到孩子关系不对了提着弗连到尤利家给尤利道歉这事才算完,不过梁子也这么结下了。

 

    “明明以前还是那么可爱。”

 

    尤利戳戳照片上的弗连,他并没有意识到此时的自己嘴角带着笑意。

 

    手机的振动把尤利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From:弗连(老妈子)

 

                    我已经在商店街吃过了。

 

                                                                   」

 

    尤利扫了一眼信息,边嘟囔着“笨蛋”边发泄似的把自己扔到床上。

 

#

 

    停学第二天,尤利久违的睡了个懒觉,以至于听到楼下阵阵急促的门铃声他整个人都是懵的,连忙打着呵欠下楼开门。门口站着的是妄图继续摧残门铃的汉克斯爷爷。

 

    尤利的父母从事考古工作一直奔波于世界各地,尤利从小就一直自己照顾自己,住在附近的汉克斯爷爷时不时会来照看一下尤利,两人的关系亲似爷孙俩。看着汉克斯爷爷的样子,尤利想大概有些事他是逃不掉的。

 

    果然刚把门关上人还没在客厅坐定,汉克斯爷爷就劈头盖脸一阵骂:“尤利,你又惹了什么事!”

     

 

    “爷爷,这是有原因的——”尤利撇撇嘴刚想解释就停住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时候被汉克斯爷爷教育多了,大脑条件反射的想说明情况。

 

    “哦,原因是什么?”

 

    “…………………”

 

    “说不出口啊,是因为弗连那小子吗?”

 

    尤利看看汉克斯爷爷下意识点了下头,他不懂周围人为什么都能从他的行为分析出是和弗连有关的,自己真的是那么好懂的吗?

 

    “你真是意识不到自己多维护弗连。”汉克斯爷爷叹了口气剥起茶几上放着的蜜柑,尤利盯着他的动作出神,不知在思考什么。

 

    汉克斯爷爷把剥好的蜜柑递给尤利,自己又剥了一个,咀嚼半天,道:“你还记得小学时你俩看到同班同学被初中生勒索,最后变成你们和初中那群不良少年打了一架的事?弗连本来说要叫警察没想到你先冲了出去。”

 

    “啊——”尤利眼神四散漂移,看来是想起这件糗事。

 

    “结果你们被打得挺惨,弗连被他爸在道场罚坐你听说就立刻跑去澄清是你先动手的,最后两个人一起罚坐了。”

 

    “啊还有你初中那会儿…………”

 

    “请您别说了,拜托您——”

 

    汉克斯爷爷嫌一口气说完不够,还想继续补充,尤利生硬的说着敬语打断了他的话。尤利长这么大最怕两个人,一是弗连那战斗力与说教并存的父亲,二是握着他从小到大把柄的汉克斯爷爷。

 

    好不容易打发走汉克斯爷爷,家里归于一片死寂。是因为本该上学的日子自己闲人一个呆在家,还是这几天都没有好好和弗连说说话呢? 


TBC


*在后面稍稍说一点吧,自己真的是太太太太慢了!写了半天还卡在纠结的地方(土下座

好的后面会有甜了(你

这两篇几乎也和废话差不多了,大概因为基友说过想看点他们小时候的事我就插了一点点在里面XDDD

在自己这篇的设定里,大概是百合的情商要比小队长高那么一丢丢(可是他别扭),在小队长恍然发现“啊,我喜欢他”的时候百合早就发现自己出柜很久了

从07开始希望小队长能绕过他固执的脑筋突然发力,最后两个人真正从青梅竹马转变为恋人ww


谢谢还在坚持追着这篇糟糕东西的你们!

祝你们抽到想要的五星!



评论(7)
热度(27)
©阿柠_lim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