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柠_limone

纸箱战机中心/主阪金阪
爱娜娜沉迷/
天推mezzo推momo推

【TOV/FY】Per sempre (03&04)

TOV同人,CP:弗连X尤利

浪了几个月来更新,大概没人记得2333333

沉迷TOAS抽到了兔子妇联算是还愿(拖了好久(暴打

有兴趣的来加好友一起舔卡啊(划掉




*这是学paro

*OOC与逻辑死属于我(抱头蹲

*努力创作小甜饼

01&02地址【http://limonefiona.lofter.com/post/2607e4_c5a3bd2

交流评论大欢迎XD

以下正文

3. 




 秋天的脚步一点点凑近,微凉的风带走了夏天夸张的暑气,多数人已经换上了秋季的制服外套,这之中也包括尤利。现在那制服外套正盖在他身上,尤利本人则倚靠树干,闭眼享受着惬意的时光,说是享受时光,不如说是翘班。现在学校里大部分人都在为即将到来的体育祭忙碌着,尤利的班级也不例外,被人呼来唤去准备东西的他找了个空档溜出教室,躲在教学楼一楼窗户边的矮灌木丛和树构成的死角小憩,自认为谁都不会发现自己。 
 
 然而偏偏就是有一些例外。 
 
 “尤利,你在这种地方做什么呢?” 
 
 说话的少女从窗口探出头,粉色利索的短发被服帖地梳至脑后。制服衬衫与外套的纽扣也整齐的被系好,一看就知道是弗连一样认真好学的好孩子。 
 
 “艾斯蒂尔……” 
 
 尤利有些头疼地看着眼前笑容满面的女孩子,她是尤里的同班同学,温柔又天然呆的性格也是男孩子们追捧的对象。本来可能并不是一个世界的女孩子却和尤利关系非常好。有一半原因可能是尤利对性格天然的她无法放着不管,偶然出手帮助她之后,随口说出的「艾斯蒂尔」这个为了省略「艾斯缇丽切」长长名字取的缩略版,一下子让不善交际的大小姐把尤利划进好友界线。 
 
 尤利对上艾斯蒂尔,有九成以上的几率是缴械投降的。 
 
 “大家都在忙于体育祭的准备,只有尤利一个人在偷懒是不行的!” 
 
 艾斯蒂尔非常正经的对尤利进行着说教,尤利无奈选择性无视,而后发现艾斯蒂尔一个人搬运着厚厚一叠宣传册。 
 
 明明只要说一声就会有大量男生抢着帮她搬的。 
 
 尤利起身从窗口翻进室内,自觉的分担了艾斯蒂尔手上一大半的宣传册。 
 
 “尤利,我一个人可以的……” 
 
 “这个是拿到职员室吗?” 
 
 尤利并没有理会艾斯蒂尔的话,径自走向楼梯口。 
 
 

 
 自从和尤利开始交往,弗连自觉自己比以前更注意尤利的一举一动了,每每发现尤利和女孩子们说话时露出的温柔表情都让都心里一紧,明明和自己在一起时经常心不在焉的样子又为了很多小事吵架。成为情侣的现今,关系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当下的弗连正好和学生会的成员一起穿过走廊,目睹艾斯蒂尔搬着一堆宣传册将头探出窗外和什么人在说话。本准备走上前帮忙的弗连看到尤利翻窗进来时,身体条件反射般矗立在那里。尤利帮艾斯蒂尔拿了一大半宣传册,和她说话不禁意流露出的温柔让弗连呆呆的目送两人离去。 
 
 “虽然诺维尔同学平时是个问题少年,但是刚才那两个人气氛很好啊。” 
 
 跟随在弗连身边的学生会成员由衷的感叹道。 
 
 这让弗连慌了神,因为连他自己也这么想。撇去一大部分名为吃醋的感情,剩下的是弗连不愿承认的,认为两个人很般配的悲哀想法。 
 
 尤利还是和像艾斯缇丽切同学这样的女孩子交往会更好吗? 
 
 特别是两个人看上去都很开心的样子。 
 

 
 尤利并没有与弗连交往的实感,即使表白之后,两人的关系也并没有发生多少变化。他们仍然会一起上学,一起放学回家,吃着一份章鱼烧,偶尔绕路在公园荡秋千聊天。经常吵架拌嘴,自然而然又默契地和好。 
 
 到底什么才是情侣呢? 
 
 推开职员室的门,尤利差点撞上闷头向前气鼓鼓冲出门的矮个子少女,还没等尤利道歉就被诸如「你这家伙走路看哪里」这样的话劈头盖脸一顿骂。尤利和艾斯蒂尔把宣传册放好走出职员室,才发现刚才尤利险些撞到的女孩子正在门口等着他们。 
 
 “道歉呢?” 
 
 “丽塔,算了吧。”艾斯蒂尔无奈的看着说话毫不客气的女孩子,这个学校里稍有名气的天才少女,经常把化学老师雷文关在化学准备室外自己在里面捣鼓研究,一旦专注自己的研究边对其他的事不管不问。 
 
 尤利在和丽塔虽然不同班,彼此还是认识的,同样是经常进出职员室被老师说教的常客,也可以算是问题儿童同伴了。尤利对丽塔最深刻的认识就是每次去化学准备室雷文抓着他抱怨丽塔亲今天又用什么什么试剂搞了小型爆破害得雷文要被扣工资。看看走在艾斯蒂尔左边的自己与右边貌似和艾斯蒂尔关系很好的的丽塔,尤利甚是担心这个大小姐的交友圈。 
 
 “不过尤利从刚才开始一直在思考什么呢,表情特别沉重。” 
 
 艾斯蒂尔的提问尤利并没有打算回答,他觉得和弗连交往这事并不值得和别人提起也不认为艾斯蒂尔会对这些事提出中肯的意见。 
 
 “是恋爱的事吗?” 
 
 “啊?” 
 
 尤利和丽塔同时发出了不可置信的声音。 
 
 “恋爱?谁会喜欢他?”丽塔的表情像是听见了本世纪最好笑的笑话一般,这样的态度让尤利的表情拉下几分,他确实长得不像会享受轰轰烈烈青春恋爱的人,但丽塔损他的表情实在太欠揍了。 
 
 “对对,我就是不像会谈恋爱的人。” 
 
 甩下这句话的尤利想结束这个话题,不料说出这句话的自己等于是间接承认了在为恋爱烦恼。接下来女孩们旺盛的八卦心就无法收拾了,在多次被缠着问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之后,尤利只得正面做出回答。 
 
 “认真的老妈子,还特别受欢迎。一丝不苟,嘛也有孩子气的地方,不过两个人在一起太理所当然了反而不觉得是在交往……” 
 
 “你喜欢这样的人啊……”丽塔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尤利,反倒是艾斯蒂尔一脸笑呵呵的。 
 
 “能被尤利喜欢,弗连真的很幸福呢。” 
 
 “啊?”这是今天尤利和丽塔第二次同时发出不可置信的声音。 
 
 “唉,不是吗?我看尤利的表情就觉得一定是在说弗连啊。” 
 
 天然真可怕,尤利在心中默念了三遍这句话。 
 
 丽塔拍了拍他的肩,看着他的眼神更加同情了几分:“没想到你的品味和那些迷妹一样。” 
 
 “不用你关心。”尤利没好气地回答。 
 

 
 弗连平日一旦忙起来是会对周围不管不顾的类型,忙完学生会的工作之后一抬头太阳都要落山也是家常便饭的事,更别提顾及尤利了。不过最近火热进行体育祭准备的弗连却一反常态有很多时间粘着尤利,比如尤利准备回家走出教室的现在。 
 
 “哟,尤利,一起回去吧。”弗连的笑容一如既往,尤利却觉得有点怪怪的又说不上来。 
 
 “「哟!」你个头啊,你怎么在这里?” 
 
 “准备工作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就想久违的和尤利一起回去。”弗连说着便自顾自往前走,尤利多看了弗连两眼就跟了上去。 
 
 “今天我可以去尤利家吗,久违的想吃尤利做的料理呢。” 
 
 呜哇这话杀伤力好大,这是我认识的弗连吗?! 
 
 尤利有点想吐槽又不好意思当着弗连的面说出来,看着一脸诚恳等待回答的弗连,只得叹一口气。 
 
 “今天我要去道场帮忙教小鬼们,改天吧。” 
 
 道场指的是弗连爸爸开的剑道道场,尤利自小就是那里的学生,现在被认定为得意门生给小孩子们进行指导。 
 
 “有种被父亲抢走了尤利的感觉。” 
 
 “笨蛋,你是和父亲吃醋吗?”尤利笑着推开自家大门,只是没人注意到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流畅的动作停滞了一下,随后转头看向还在门口的弗连。 
 
 弗连注意到尤利在看自己,便笑着向尤利挥手告别。 
 

 
 最近找不到机会和尤利在一起。 
 
 弗连用手托起一边脸,眼神怨念。用迷妹的眼光来看是「会长忧郁的眼神也不错呢」而熟识他的人则明白这是弗连真的心情不好了。尤利会避开弗连不是一次两次了,弗连自我总结的一般原因是生他气,可是最近弗连真心觉得没做什么让尤利生气的的事,还挤出时间想多腻在尤利身边,可惜当事人不是巧妙的躲开就是和一堆人在一起,想生气的反而是弗连。 
 
 弗连所坐的体育祭临时委员会区域正好可以看到对面学生自发组织的啦啦队,有穿着短裙卖力跳舞的女孩子们和身着立领制服声嘶力竭吼着加油口号的男孩子们,尤利也是那里面的一员,直到体育祭当天拉拉队出场,弗连才知道尤利参与其中。 
 
 一丝不苟的马尾辫,一贯松开几颗制服的扣子,头上飘逸的白色长带,纯白手套与黑色制服袖口间若隐若现的手腕以及无意间流露出的开心笑容,这些一切弗连都希望为自己一个人所拥有。 
 
 待将至午休,尤利一个人跑去洗脸,弗连也跟了上去,在水池旁边成功堵上了尤利。并没有多余的话,弗连抱了上去。 
 
 “弗连……” 
 
 尤利并没有做过多的挣扎让弗连松了一口气,他慢慢凑近尤里,在两人双唇几乎要贴上的距离时被尤利一把推开。 
 
 “弗连,不行!” 
 
 尤利向操场的反方向跑去,留下弗连一个人愣在原地。 
 

 
 「弗连,不行!」 
 
 尤利离开时的话语回荡脑海,环抱的触感与手上残存的温度令弗连有些神伤。自从和尤利表明心意以来,弗连就觉得两人之间的相处没有以前一般轻松自在。更多的关注,碰巧的相视一笑,佯装生气的打闹,没来由的吃醋,最近发生的一切一股脑地爆发出来,甚至连找尤利吵架的心情都没有。 
 
 「要是继续保持以前的关系就好了。」 
 
 弗连表情僵硬地走回操场,那之后的一天,两人再没说过一句话。 
 
4. 


 「弗连,不行!」 
 
 尤利有些懊恼地回忆着刚才脱口而出的话,确实自己一急之下直接说了出来,他并不是想要拒绝弗连的拥抱与接吻,他也能感受到最近在学校里来自弗连的关注自己的视线变多了,要说为什么知道,因为尤利也在悄悄地看弗连。 
 
 不过除了弗连在观察尤利,还有另外一个不太友好的视线。可能是自小在弗连那一丝不苟的爸爸那里学习剑道的原因,尤利对别人投来的视线特别敏感。这个不友好的视线从前几天开始,凡是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就会出现,本来觉得放置几天对方无聊了就会离开,没想到连自己家门口都追到了。 
 
 尤利就想尽量避开弗连摸清对方底细,没想到弗连反而各种贴了上来,还好那人放松警惕在两人要接吻时因为相机镜头的反光露出马脚,让尤利终于发现了跟踪者。 
 
 “弗连这小子,几天没去道场练练警惕性就低成这样,等抓到人了我要让师傅骂骂他。”尤利一边自言自语数落弗连的不是,一边搜寻着偷拍者的踪迹,那人八成觉得两人是神经大条的人肯定不会被发现,没想到疏忽大意让尤利抓了个正着。 
 
 跟踪者对于被发现显然是慌了阵脚的,他并没有跑去操场这种人多的地方混入人群,而是沿着小路想要跑向教学楼,这种程度的追逐赛可不是尤利的对手,三下两下就慌不择路跑进学校中庭的死胡同。 
 

 
 “这几天可受你照顾了。” 
 
 尤利把对方逼进死胡同后也不急,慢慢悠悠转过墙角,终于看到了跟踪自己和弗连好几天的犯人。对方似乎是个女孩子,看制服应该是三年级的学生,反正尤利并不认识。女孩子有些慌张的捏住手里的相机,一副宁死不从的样子。 
 
 “喂喂,明明被偷拍的是我们,这样不是要让人以为我是加害者了吗?” 
 
 尤利看着女孩,若对方是性格强势的人,在这种时候与他对上,反而不会让尤利的心境如此复杂。 
 
 “放心,我不会弄坏的相机,只要你交出内存卡,删掉内容我会还给你的。” 
 
 他向女孩伸出手索要内存卡,女孩犹豫了了一下,最后递出了相机。尤利见对方不再说什么便伸手去接,没想到女孩一个松手,还好尤利反应快即时抓住了相机。 
 
 “喂喂,你搞什么?” 
 
 “要怪就怪学生会长去!” 
 
 “啊,弗连他干什么了?” 
 
 尤利疑惑之时,女孩推开尤利就跑了,留他一个人捏着相机发愁。 
 
 “你的相机要我怎么还给你啊学姐?” 
 
 
 

 
 尤利一早去剑道社时,周围的一年级新生就对他指指点点,部长阴沉着一张脸看看他,把他叫了出来。 
 
 “尤利,”部长思索了一下,“我们这些人和你相处了很久,所以相信你是不会干这种事的...…你还是快去老师那里澄清一下吧。” 
 
 “什么事?” 
 
 “你没去主教学楼吗?” 
 
 等尤利赶到教学楼的公告栏,从部长那里听说的那张所谓「尤利对无辜学生施暴又抢夺别人的财务」的照片已经被撤掉,而等待着尤利的是教导主任,班主任和看上去刚到学校没一会儿的弗连。 
 
 “原来是这样。” 
 
 尤利自嘲地笑笑。 
 
 之后的取证调查就是一边倒了,“受害者”白野学姐的朋友们把尤利平日怎么看她不爽吹了个遍,加之尤利把相机带到学校准备还回去,正好被逮个人赃俱获,又不能说「她跟踪我和弗连回家还偷拍我们接吻的照片」,问题儿童的身份也拉低了老师们的印象分,即便后来参加进来的雷文为尤利这方面的人品担保,这事的处理方法也就算是定下来了。 
 
 明明不是打架却狼狈成这样,尤利转看弗连,弗连在这件事上根本没有插嘴,平日听人说话都是正视前方的他今天一直低着头,镜片的反光看不清他的表情。尤利想起昨天自己狠狠拒绝的弗连,那之后弗连忙着后续工作完全没来得及解开误会,既然是情有可原自尊心作祟也并不想说什么「对不起我不是真心想拒绝你」这种恶心自己的话,结果就这么搁着到了现在。 
 
 班主任跟着教导主任去了校长那里,白野等人也离开了,教师办公室里只剩几个没课的老师和坐在窗边的尤利弗连。 
 
 “尤利,为什么不说出真相呢?” 
 
 “你在说什么?” 
 
 “尤利想蒙混过去的时候,说话时不看人的。” 
 
 “弗连,你生我气的时候,说话也是不看我的。” 
 


TBC

评论(3)
热度(35)
©阿柠_lim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