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柠_limone

纸箱战机中心/主阪金阪
爱娜娜沉迷/
天推mezzo推momo推

【TOV/FY】Per sempre(01&02)

TOV同人,CP:弗连X尤里

被基友安利了传说,从TOZ补到TOV一下子被尤利抓到了心(蹦跶

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boy呢!怎么会有这么池面的boy呢www后悔起自己入坑晚(x

*这是学paro

*也许写着写着哪天就OOC了

*这是小甜饼,这是小甜饼,这是小甜饼

*Per sempre在意大利语里有永远的意思



以下正文

1.



    也许对大部分男生来说,收到一封信,还是用颜色清爽的信封所包装、字迹工整的一看就是出自女孩子之手的信,会异常兴奋,更不要提信的内容是放学后在天台啦体育场后这种无人的地方约定见面。


    不过尤利可不这么认为,那些令男子高中生们想入非非的夕阳场景下的教学楼后面,似乎在这里等了尤利许久的女生,也就是送出这封信的人正低着头冲迟到很久的尤利缓缓走来,当然面部表情不是羞涩紧张,将要说的话也不是鼓起勇气的告白。

 

    “尤利·诺维尔,我警告你离那位大人远点!”

 

    这样的场景只会是恶梦吧,尤利想起那些看着情书叽里哇啦乱叫的同班男生,只想着你们这群人还是狗血剧情看多了。

 

     气势汹汹的女生是学校学生会的书记,尤利看了半天也没想起她的名字。他们有过几次对话也全是尤利被女生呵责不遵守校规,本来就对这种事左耳进右耳出的尤利自然也不会去记得她的名字,只记得她身为女孩子也有着丝毫不输于男性的骨气,加上端正的外表与不亲近人的态度在男生之间人气很高。至于她所说的「那位大人」,则是学校的学生会长,尤利的青梅竹马弗连了。

 

    与高高在上的弗连仿佛是两个极端一般,尤利就是个不折不扣的问题儿童,虽然他本人没觉得自己除了偶尔偷懒逃课和找上门的架一定要打回去之外,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这样两个人居然是从小一起长大、即使到现在也关系很好的朋友,想必对很多憧憬着闪闪发光王子殿下弗连的人来说是不被允许的存在吧。

 

    弗连也是,怎么老把我扯进这种奇怪的事里呢……

 

    女生又滔滔不绝的说了很多诸如弗连是学校的榜样,和你交好是人生的污点,你没有资格站在他身边这样的话,本来就有些睡眠不足的尤利更头疼了。从小开始弗连就因为他那傻啦吧唧的王子笑容无自觉俘获了不少女生,看来这位外表冰山的学生会书记也是忠实粉丝了,而且中毒很深。

 

   “我知道啦我知道啦,总之在学校里离他远点就行了吧,话说完了就再见吧。”


    尤利说完便转身离开,不顾身后的女生对他敷衍的态度如何生气。

 #

    深夜12:00,弗连听到窗户外有轻微的敲打声,便明白是属于尤利的夜袭,无奈笑笑走到窗边,果然看见扒在窗口笑得开心的尤利。尤利和弗连家住的门对门那种近,尤利的卧室和弗连也是窗对窗,自小不安分的尤利就多次从两家几乎一米多的房顶间距间爬来骚扰弗连,这个习惯甚至保持到现在。

 

    弗连打开窗户放尤利进来,尤利轻车熟路地说着打扰了钻进来,将手上的盘子放上弗连的书桌,白瓷盘里装着的是覆着保鲜膜的三明治。

 

    “你也是时候改掉从窗户进来的习惯了吧?”

 

    “给你的慰劳品,还在看书啊?”

 

    无视弗连一如既往的牢骚,尤利瞥了一眼书桌,上面平躺着好几本自己连看都不想看的厚重复杂的参考书和字典。在尤利的印象里,弗连从小就是努力家,是会学习学到忘我的惯犯,所以幼小的尤利会带着各种玩具来打扰弗连,让弗连暂时放松神经。随着长大,玩具已经不合适的时候,尤利就改成带一些方便吃的夜宵,努力是好,搞垮了身体就不好了。

 

    “只是还有一点想查的东西,一会儿就去睡了。”

 

    弗连看尤利毫不客气的从他书架上抽出一本书,跑到他床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躺下后,便坐回书桌继续他的事。房间里只有弗连的水笔划过笔记本的声音和尤利过了很久才翻过一页书页的声音。尤利拿的那本书,弗连非常的清楚,是小时候两个人一起攒零用钱合买的一本关于勇者、骑士与冒险的小说,因为尤利经常跑到弗连的房间,所以书也留在了这里。只要尤利夜袭不带着游戏机或者手机这种消磨时间的工具,必定会去翻阅这本书。

 

    “对了弗连,你们那个学生会书记……”

 

    “索迪亚吗,从尤利嘴里听到女孩子的名字真让人意外,她怎么了吗?”

 

    瞬间的沉默之后,尤利说着没事将书页翻到了下一页。尤利的沉默代表了两种可能,一种是他想要维护什么人,另一种就是真的有什么大事了,弗连想不出尤利的答案,也想不出来索迪亚和尤利能扯上什么关系,他想继续追问,却发现青梅竹马已经躺在自己床上睡着了。

 

    “早上去上学的时候,他好像说没睡好,大概是累了。”

 

    弗连看着沉睡的尤利,脑内在「叫醒他让他回去」和「让他继续睡着吧」两个选项中一秒投票给了后者。不过也因此弗连一大早是被惊醒的尤利推下床的。

 

#

    尤利本身并不是一个勤快的人,而且还非常怕麻烦,唯独剑道部训练是从不缺席的甚至包括晨练,就是有这样一个良好的生物钟尤利往往比弗连醒的还要早,比如现在。完全不记得昨晚就这么睡在弗连房间的尤利一睁眼面对的是学校女生梦寐以求的白马王子的睡颜甚至自己还被当做抱枕紧紧扣在对方怀里。

 

    尤利想起了那个之前女生在社交软件上津津乐道的「假如你一觉醒来发现意中人睡在你身边」的调查,现在尤利要现实的告诉别人这不是惊喜而是惊吓,弗连便在失手中被尤利推下了床。人还没睡醒却遭受了这样的对待还是自己的床,弗连扶着摔痛的脑袋整个人都是懵的。

 

    “尤利,一大早的干嘛啊……”

 

    “你才是干嘛啊,昨晚怎么没叫我起来!”

 

    “你在我床上睡得那么熟我怎么好意思叫你起床!”

 

    “哪个高中生会抱着青梅竹马(男)挤在一张床上睡觉啊!”

 

    “不是青梅竹马的话,就能抱着你睡觉了吗?”

 

    弗连冷不丁的一句话并没有让尤利觉得有什么异常,比起和弗连这个没有概念的家伙进行无意义的晨间吵架,他的晨练要迟到了才是真的,他整理了一下衣服准备翻窗回去时被弗连拉住了手。

 

    “尤利,我有话要问你,等会儿学校见吧。”

 

    弗连却没有得到尤利往常一般的飒爽回应。

 

2.

距离尤利避开弗连有三天了,弗连百思不得其解,要说完全避开也不是,尤利还是会晚上跑到弗连房间夜袭,不过每当弗连问起他为什么在学校向他搭话被无视,尤利总会笑着说「我有事」或者「我没看见你」搪塞过去后就离开了,这让弗连更是难解。尤利是个极其不喜欢被束缚的人,如果拿动物作比喻,一定是灵巧的黑猫。这只黑猫今天也依然在学校里闪避着弗连。

 

    不解归不解,弗连今天也有很多事情要忙比如为即将到来的体育祭做准备,他趁着午休和学生会干部们一起在操场做实地规划。

 

    原本这个时间,应该是他和尤利两个人的午餐时间,只是尤利这几天一到午休就不见了踪影,索性无所事事的弗连就和学生会干部们一起处理工作了。

 

    习惯很可怕,明明是窗对窗、每天都能见到的青梅竹马,少了短短一小时多的午休时间,却能感受到寂寞。弗连自嘲地抬起头,不禁意发现教学楼一楼的化学准备室里和雷文老师相谈甚欢的那抹熟悉的身影。

 

    “会长?”

 

    索迪亚的声音把弗连从愣神中拉了回来,他笑着回应一脸担忧的学生会书记表示自己没事,一面拿出手机发送了一条信息。

 

#

    尤利在一楼的化学准备室享受着短暂的午休,他已经窝在这里三天了,选择这个地方的原因大概是和化学老师雷文建立的奇妙的友情以及可以在这里享受一杯热茶吧。

 

    “我说尤利亲亲啊,你能不能不要老呆在我这里,老师我都没法和可爱的女学生聊天了。”

 

    “别那样叫我,太恶心了大叔。”

 

    雷文一边把装满茶叶的烧杯从酒精灯上拿下一边继续碎碎念着,尤利则并没有在意他的话,眼神直愣愣的盯着窗外操场边在做体育祭准备工作的弗连。这三天尤利应索迪亚的要求,在学校里躲开弗连,一下课他就玩消失让本来就不是同班的弗连无处可寻。为什么会答应呢,尤利自己也不知道,或许心里有那么一点点期待,希望弗连来找他吧。

 

    “你们小两口吵架的话,大叔我可不奉陪。”

 

    在尤利思索怎么回击雷文欠揍的笑容的时候,手机震动了两下,是一条来自弗连的信息。

 

    「From 弗连

    

       今天放学来学生会找我。

 

      我看见你了,别想逃。

 

                                                                        」

 

    尤利匆匆一瞥短信便将手机收起,起身离开化学准备室。

 

    “怎么了,和好了吗?”雷文问。

 

    “不是,只是被抓到了。”

 

    “哟,真是青春啊!”

 

    尤利没有理会身后大叔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和起哄,关上了化学准备室的推拉门。

 

#

    推开学生会室的门,尤利没有看见往日对他敌意满满的书记和其它学生会成员,只有弗连一个人坐在学生会长的桌子边上,夕阳给他的金发镀上一层柔和的橙色,让尤利不禁感叹这个人果然不愧是学校的王子陛下。

 

    “尤利,我现在还在处理别的事,你在那边等我一下。”

 

    是不容抗拒的,学生会长的命令口吻,尤利只能顺从的搬了椅子坐在弗连旁边,趴在桌子上玩起手机。该说不愧是青梅竹马吗,弗连十分想吐槽自己说的那边是学生会里面摆放着沙发的会客室。

 

    明明是尤利要避开我的,现在又离得那么近,到底想要干什么啊?弗连偷偷望着尤利,当事人则一脸无聊的“啪啪啪”摁着手机键盘,碍事的长发滑下,被尤利顺到耳后。

 

    “看什么看啊会长大人,我可不会像那些女生一样诱惑你哦?”

 

    尤利说,眼里含着狡猾的笑容。

 

    “那么就请你诱惑我吧。”

 

    弗连答道。

 

#

    弗连喜欢尤利,不是作为青梅竹马的喜欢,而是作为想要成为恋人的喜欢。

 

    弗连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是一个午后,还不是学生会长的弗连每天都会和尤利混在一起,特别是学校天台享用午饭。两人在小打小闹只为抢尤利便当盒里最后一块煎蛋卷时,弗连凑近了尤利的脸,明明是开玩笑时也会接近的距离,从小到大一直看惯的的脸却让弗连突然怦然心动,立刻调整了位置后是弗连短暂的沉默,他用余光瞥瞥喝着盒装果汁的尤利,被风轻轻吹起的发丝撩动着弗连的心。

 

    弗连下意识的伸出手,解开尤利绑头发的皮筋。尤利在学校总是会束起的黑发瞬间散落,明明在平时都披散着头发的尤利,现在却显得更加美丽。

 

    美丽吗?弗连反复咀嚼着脑海中蹦出的这个词。

 

    之后这份感情越陷越深。

 

    学生会演讲时能在人群中找到尤利的踪影,数学课时看着窗外上体育课尤利的身影,家政课结束后找理由第拿到尤利做的点心,和尤利一起放学回家,在商店街买了吃的分一半享用,甚至以前觉得麻烦的夜袭也变成了期待。

 

    不过可能比这更早的时候,弗连就深深爱上了尤利。

 

#

    尤利很早就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弗连。

 

    不是作为青梅竹马的喜欢,而是作为想要成为恋人的喜欢。

 

    尤利喜欢看弗连吃着他做的料理开心的表情,喜欢看弗连工作时认真的表情,喜欢看弗连睡着时安稳的表情。他们会同打一把伞跑回家,会一起去逛街,会晚饭后一起去便利店。打着青梅竹马的旗号,做着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事。

 

    能喜欢上这种笨蛋,我的品味也和若干女孩子一样吗?无奈弗连对所有人都温柔傻笑的毛病根本不会改让他每天都增加情敌无数。稍微能让尤利放心的是弗连好像对和女孩子交往并没有兴趣,偷听了三次弗连给女孩子发好人卡的尤利安心放弃了第四次偷听。

 

    既然所有人都没有机会,那么扮演着青梅竹马的自己,是不是对弗连来说的特别的存在呢?

 

#

    接吻,到底是怎样的感觉呢?思春期的男孩子们总有这样那样对于接吻的幻想,光是与心上人如此贴近就让人足够心跳加速,更别说是唇瓣相贴,甚至是更加大人的吻。

 

    尤利也曾幻想过接吻,当他发现每一次那个幻想中的接吻对象是自己的青梅竹马时,会自动打断自己夸张的想象力,因为这种事,根本不可能发生。所以当弗连语出惊人并顺势吻上来的时候,尤利除了惊讶的瞪大眼睛之外毫无反应。两唇相接,柔软的触感并不让人讨厌。

 

    “怎么,不准备诱惑我吗?”

 

    弗连摘下碍事的眼镜,将它放置在桌上,随即对上尤利的眸子。没有了镜片的阻挡,尤利更清楚的从深邃的蓝色瞳孔中捕捉到自己的身影。

 

    “会长大人,你也会让别的女孩子来诱惑你吗?”

 

    第二个吻,尤利拽着弗连的领带赌气一般主动凑上去的。

 

    本应是试探性的玩笑话,却得到了意外的回应。

 

    弗连拉住想要离开的尤利,将他圈在自己怀中。解开尤利的发绳,亲吻发丝,仿佛骑士虔诚的与想要守护之人定下誓约。

 

    “尤利,我喜欢你。”

 

    “不是作为想要成为青梅竹马的喜欢,而是作为想要成为恋人的喜欢。”

 

    尤利别过头轻声念叨着。


    *"这句话来得还不算太迟。“


TBC


*最后这句原来想用的是「やれやれ、遅くないですよ、フレン」,语死早怎么也组织不出好的中文表述这句话,故把这句放上来(躺平


 




评论(8)
热度(58)
©阿柠_lim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