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柠_limone

纸箱战机中心/主阪金阪
爱娜娜沉迷/
天推mezzo推momo推

【纸箱战机同人】夏の日

CP:山野阪x海道金
BGM:Sonar Pocket—好きだよ~100回の後悔~
 新垣结衣—虹
Tamas Wells—Bangades On The Lawn




压着底线的阪金日文,好久没有写阪金非常,非常会ooc不喜请x(躺平
很久很久没写阪金了,大概就是个傻白甜的夫夫A国同居设定,年龄20+
想表现出过去的阪金和成年的阪金的恋爱不过好像失败了(你
大概是非常了解阪想法的金和希望金撒娇的阪吧(看不出

以下正文,走你(比哈特








 炽热的阳光仿佛要把地表烤焦,此时正是盛夏酷暑的八月,山野阪无力的靠在房间墙角一个自认为凉快的地方,自他一早醒来,就发现自家公寓这一片地区令人绝望的停电,A国N市的最高温度明明和日本老家差不多,为什么还是那么闷热呢?还是说这是大城市的热岛效应呢?
 
 尽量甩掉这个无聊学术性想法,山野阪不满的撇了撇放在房间正中双人床,床铺的另一边是压的平整的床单和枕头,仿佛根本没有人躺下睡过一样。这另一半的主人是海道金。
 
 金这家伙有时间整理床铺都不跟我说一声就出门了…………山野阪暗自嘟囔着,明明已经交往很久,海道金却仍然有很多在山野阪看来非常见外的事。

 “那家伙的这一点让人讨厌…………”

 山野阪在墙角换了个姿势,将自己的背后放到地板上试图降低自身的燥热时,听到了钥匙插进锁孔转动的声音,是他失踪一个大半天的恋人回来的声音。

 海道金一进门就看到山野阪仰躺在地上摆出大字的姿势,脸上似乎还挂着一点不满的情绪。是太热了吗?海道金从袋子里拿出在超市买的冰淇淋,放在山野阪的脸旁边。

 山野阪从地上爬起来,看着挂满水珠的,有融化迹象的薄荷巧克力碎片口味,也是山野阪最喜欢的口味。

 “这一点我也开始讨厌了………”冷不丁冒出这句,山野阪便专心对付冰淇淋不再说话。

 看山野阪并没有心情转换好的样子,海道金拿着自己的芒果口味的冰淇淋和在超市拿到的传单坐到山野阪身边,让バンくん打起精神的方法他可是有不少的。

 “バンくん,我刚才在超市看到了这个。”

 海道金把传单递给山野阪,一边把冰淇淋送到嘴里一边观察山野阪从兴趣缺缺接过那张纸到兴致勃勃的表情。

 “LBX比赛,还有夏日祭典,不是超有趣吗!”
 
 即使现在从事LBX相关工作很久,山野阪看到LBX还是和多年前的山野阪一样非常兴奋,这份始终如一的感情也正是海道金喜欢的,海道金的嘴角不由的上扬,这一幕也瞬间被山野阪捕捉到。

 



 海道金忘向窗外,阳光已没有了先前的刺眼。他将自己的头发梳至脑后将它们扎起,又捋平浴衣的褶皱,确保自己是可以出门的完美状态时,听到了还在房间里穿浴衣的山野阪的求救信号。

 “金,你会穿就来帮我啊……”

 山野阪无奈的再一次散开系的乱七八糟的腰带,本来他准备穿平时的着装出门,却被海道金一脸正经的以「日本人去祭奠应该穿浴衣」这样的理由拒绝。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来的这样的执念,最可怕的是海道金还真的从山野阪的行李里翻出了一套浴衣。好像是妈妈某一次放进行李里说总会有用的就让他糊里糊涂的带过来的。

 山野阪低头看着正认真帮他穿浴衣的海道金,恍惚想起多年前的阿尔特密斯之后那个需要身着正装的派对,金也是用这样的眼神帮他选衣服帮他整理西装。扎起头发露出的白皙脖颈,冷漠下蕴藏着热情的红色眼瞳,以前的山野阪从来没想过现在这些都属于自己的。


 “好了。”
 
 海道金拍了拍山野阪的肩膀把他拉回现实。海道金在帮山野阪穿浴衣的时候能感受到山野阪很明显热烈的视线让他的动作也慢了几分,不禁让海道金回忆起多年前自己一时头脑发热帮同伴们一起选择礼服时候的事。

 海道金不知道,山野阪也在想着同样的事。

 


 虽然是像A国这样的国外,祭典还是有模有样。各种卖传统祭典小吃的小摊,射击捞金鱼之类的传统游戏项目也一应俱全,人头攒动相当热闹。而这之中最热闹的是摆在中间大台子上的LBX双人组队比赛区。A国人民对LBX热情高涨,许多活动都会加入LBX元素,这次夏日祭典也如此。山野阪匆匆跑向报名处报名,海道金则坐在一边长凳等他。

 大概是投入LBX研究了,是不是バンくん有点累了呢?海道金想着,面前突然出现放大的Q版大皇帝的脸,吓一跳的他多看了两秒才发现是戴着阿基里斯面具的山野阪递给他的。

 “バンくん!”

 海道金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用带有少许责怪的语气说了出来。

 “抱歉抱歉,看金这么认真不由自主…………”山野阪从面具下露出脸笑着赔不是,顺便把海道金的出场牌递给他。

 “バンくん,这上面的「假面组合—多尔多金斯」是怎么回事?”

 “因为可以匿名报名呀。”山野阪一边把自己身上的「假面组合—迷之LBX假面B」给海道金看一边把大皇帝的面具扣在海道金头上。

 经历畅快淋漓的比赛,海道金深刻的明白了自己是很容易丢弃羞耻心的人。

 “好啦好啦,”山野阪把冰镇啤酒放在他身边,自己也打开一罐喝了起来,“不就是因为面具遮着脸你又说出当年那些中二台词了吗,你看我也说了不少啊。”

 “「让地狱的恐怖支配你吧」、「做好被黑暗吞噬的准备了吗」,什么的,不是很,很……噗哈哈哈……”

 海道金大开罐装啤酒,半天憋出一句只是想起以前的任务要求后便大口饮着啤酒不再说话。山野阪觉得似乎逗弄过头,起身道:“我去给你买刨冰,口味?”

 在海道金回答之前,山野阪抢先到,“蓝色夏威夷。”
 
 得到海道金得点头回应,山野阪有些得意,自我念叨着我扳回一城不能总被你抢先什么的非常孩子气的话。

 蓝色夏威夷口味,这是海道金第一次去祭典时候山野阪给他点的刨冰的味道,海道金笑笑,拉住即将离开的山野阪的手,在对方转身之际送上了一个带有酒精味道的吻。这是一个比多年前只能喝橘子汽水的两个人的两唇想接更加大人的吻。


fin

 


 

评论(1)
热度(9)
©阿柠_lim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