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柠_limone

纸箱战机中心/主阪金阪
爱娜娜沉迷/
天推mezzo推momo推

天之川下的约定【九条天X七濑陆】

CP:天陆

BGM:熊木杏里——夏蝉
大冢爱——金鱼花火
Dew——紫阳花
Tamas Wells——Valder Fields



双子迟到的生贺,天陆友情向,中微玻璃渣,看了天的兔耳暖暖的又很难过,希望双子两只天使幸福。
以下正文




在刚离开七濑家的时候,九条天经常做一个梦,梦里的一切都是灰色的,灰色草木,灰色的马路。常去光顾的点心店的招牌,转角书店的玻璃窗,常去休憩的小公园,每一个在天记忆中色彩斑斓的东西都是一片灰。他到处走着,寻找着,却找不见一丝一毫的色彩。

道路的尽头是熟悉的医院,那个他最不喜欢的地方,那个剥夺他双胞胎弟弟——七濑陆自由的地方。

转身想要离开,却被轻轻扬扬漂浮的肥皂泡吸引了视线,泡泡折射出太阳的光线,是这无色世界里唯一沾染着色彩的东西。泡泡飘到天的掌心,天想接住,泡泡却“啪”的炸了粉碎。

天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走向医院的后花园,鲜亮明快的红发印入眼帘,只是与他记忆不相符的是,曾经两个孩子一起笑着吹泡泡,如今只有红发孩子一个人憋着眼泪。

九条天醒来时,发现自己的眼角也挂着泪。

他已经不能和那孩子一起吹肥皂泡了。





每一年的七夕开始,trigger的工作都很忙。接应不暇的七夕相关访谈节目,迎接盛夏酷暑的live,到了今年却是突然得到了一个小的休假。7月7日的外景结束已是傍晚时分,外景地是举办夏日祭典的神社,虽说还没完全开始,人群也是熙熙攘攘。

九条天压低帽檐混在在人群中,思索着稍微转转后回家打发假日。

夜幕悄悄降临,九条天抬头,看见了漫天绚丽的星辰。

啊,是天之川,多久没有看到了呢?

九条天想。

他对夏天的记忆仍然停留在多年前,蝉声响亮,日晒强烈,空气闷热,这样的季节却是自己那被病痛折磨的双胞胎弟弟陆精神最好的时节。

也像是这样的夏天,陆被允许去夏日祭典玩,那天的陆从一大早开始就很兴奋,拿着浴衣在身上不停的比划,直到被天说你这样会弄皱衣服的才不舍的放下。看似冷静的天,其实也是非常开心的,从出门开始两个孩子就一直牵着小手走在一起。爬上长长的,长长的石阶,走在布满花花绿绿店铺的路上,陆开心的左顾右盼。


「天にぃ!我要玩捞金鱼!」


陆紧紧拽着天胳膊,生怕天不同意。

天看着陆点点头,接下来便是陆与捞金鱼的三百回合大战。经历了无数次网破鱼逃的惨剧之后,陆像泄气的皮球一样,本来只准备观战的天问老板要了一个鱼网。

不一会儿,一只和陆发色一样颜色热情的金鱼装在袋子里交到了陆的手上。

坐在石阶上休息的两个孩子遥望着满天繁星,陆身边摆满了好吃的和各种玩具,唯独装着金鱼的袋子,陆完全没有放下的意思。


「陆,开心吗?」


陆拼命的点头,随后眼神有些暗淡。


「天にぃ,明年我还能来祭典吗?」


天没有回答,他指向天空,那是远远的天之川。


「我在天之川下和陆约定,以后还会一起来祭典,为陆捞金鱼。」


之后的第二年,陆一直宝贝的金鱼死了,天也离开了家,再也不能陪陆捞金鱼了。

九条天顺着人流路过捞金鱼的小摊,稍稍留步,唯有心里苦笑。


“啊,又失败了啊!”


“是七濑桑技术太差了。”


蹲在那里一遍一遍挑战捞金鱼的正是七濑陆。天一瞬间仿佛窒息,明明不可以,九条天还是走向了七濑陆。


“天にぃ!”


在陆的惊讶中,天向老板要了一个网,捞上一条如多年前一样赤红的金鱼递给陆。闪耀的天之川之下,停滞多年的时间开始流动。





Fin





评论
热度(38)
©阿柠_lim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