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柠_limone

纸箱战机中心/主阪金阪
爱娜娜沉迷/
天推mezzo推momo推

【牵手】大河内春树x神户尊恋爱30题

没有什么能拯救我的脑。
小尊最可爱了。
小尊最可爱了。
小尊最可爱了。

************************





大河内春树觉得自己和神户尊没有做过什么类似情侣之间的事情。他不懂搞浪漫,也没怎么跟女人谈过恋爱。时常紧绷着脸,压力大的时候喜欢嚼维生素C片,监察官职场上没有朋友,大部分人看见他的脸就敬而远之。
本应该是这样的,那个神户尊却晃晃悠悠闯进了他的视线。本来只是普通的,比别人多寒暄过几句话的同僚,却在不知不觉间越走越近。
神户尊是个特殊的人,他的笑很好看,他很聪明却又经常干一些鲁莽的事,他有一张在女人和男人之间都吃得开的脸。
一开始神户频繁约大河内出来的时候,大河内想过拒绝,平时多说两句话的关系,怎么就随叫随到陪你喝酒了呢?
约的多了,自然也就习惯了。神户想喝,想找个倾诉对象,大河内就陪他,看着他一杯杯酒下肚看着他开始胡言乱语。
大概是从那时候开始,大河内就觉得两个人的关系不一样了吧。慢慢地,从神户单方面的约喝酒变成大河内主动约吃饭,两个人经常混在一起,久而久之神户也知道了大河内那方面的事,他并没有疏远大河内。
大河内反而很记挂这个问题,他努力的在神户面前压抑自己膨胀的感情,这对他而言是非常痛苦的。他本来就不是主动的人,他害怕捅破了这层纸,他不希望那张好看的脸用奇怪的眼神看他。
然而挑明关系的日子却来的非常快,大河内深知酒会误事,每次神户找他喝的时候,他都会有所控制。
那天是大河内逝去的前恋人的忌日,他一个人在常去的酒吧稍稍多喝了几杯。也恰逢那天晚上,杉下右京和神户尊为了调查凶案线索去了那个酒吧。
平日都是大河内看着醉倒的神户,今天的神户却看着醉倒的大河内,大概是因为稀奇,神户的嘴角不知不觉挂起笑容,非常好看的笑。
“神户君,今天的工作已经结束了,你就顺便送监察官回去吧。”
杉下右京意味深长的盯着大河内看了好几眼便径自离去了。
大河内醒来以后,惊讶的发现神户窝在自家沙发上睡着了。他鲜少醉宿,偏偏还是被神户带回来了,信息量大的让他难以想象,最可怕的是他连昨晚遇到神户的事情都没有印象。
神户就在大河内窘迫的时候醒来了,他看到大河内愣愣的样子不禁想笑,身体的条件反射快于大脑给出的指令,笑容已经展现在面部。
“你要去冲个澡吗,我来准备早餐。”
大河内努力了半天憋出这句话。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神户洗完澡穿着大河内的T恤乱跑时,两人份的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哇,那不勒斯意面,一大早就吃这个吗?”
这句话是随口说的,神户更在意的是大河内居然真的端出了像样的早餐。
比起神户坦然的态度,大河内则非常拘谨,他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醉酒之后的他并没有能力控制自己的行为,无法掌控自己对他来说是可怕的,特别是面对面前的神户,他更需要小心翼翼。
神户尝了一口意大利面,便对大河内的手艺赞不绝口,简直把他捧上了天。
是平时的神户。
大河内稍稍松了一口气。
“那大河内桑的前恋人,有尝过你的手艺吗?”
冷不丁的一句话让大河内才平静下来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没有……他没有过……”
“这样啊。”
神户盯着大河内看,眼里很平淡,平淡到大河内读不懂他突然问话的意思。
“那么是我独享了。”
之后两个人没有说别的话。
饭后神户表示要换身衣服先行离开,大河内把他送到玄关,本来准备出门的神户突然转过身,向大河内伸出手。
“你有备份钥匙的吧。”
“有的。”
“给我。”
“什么?”
大河内虽然抱有疑问,还是将备份钥匙交给了神户。神户晃着手里的钥匙,像获得了什么奖品一样非常开心。
“大河内桑,我作为你的恋人,有你家的钥匙很正常吧。”
神户笑着将钥匙扔进口袋出了门。
时至今日,大河内仍不知道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他有没有好好的和神户告白,告白的话说了什么呢?神户也对这件事闭口不提,每每问起,回答都是一样的:请大河内桑自己回想。
“就算大河内桑不记得,我可是记得很清楚。都老大不小的人了,还牵起别人的手热烈告白。手是那样的颤抖着,让我忍不住紧紧握住回应你了。”
神户尊用谁也听不见的声音小声说,当然,脸上一如既往挂着笑容,好看的笑容。

fini

评论(9)
热度(32)
©阿柠_lim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