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柠_limone

纸箱战机中心/主阪金阪
爱娜娜沉迷/
天推mezzo推momo推

「Nel futuro remoto」【金阪金】


一个不能被金厨发现的小小群的一周年贺,明明应该是吊儿郎当的产物可是他居然是个正经的东西。

大概是听了三天雨声的我哪里坏掉了(×

压抑风语死早。

标题只是拿来装逼的。

标题只是拿来装逼的。

标题只是拿来装逼的。

************************************************


雨,还在下啊。
一到这样雨天,就会感到这样那样的不适。山野阪将头靠在玻璃上,冰冷的触感引得太阳穴阵阵刺痛,嘴巴里呼出的热气贴在玻璃上,形成小小一片模糊。
“在这种天上课,冷死了。”
青岛和也走过阪身边,坐到他后面的位置上,漫不经心的顺着阪的目光看向窗外。随即又转回室内,目光被抱着一叠文件走来的川村亚美吸引。三个人即使到了高中,也非常幸运的分到一个班级,三人精彩被同学叫AKB三人组,阪开心自嘲道是孽缘太深。亚美边走边给每一个递上一张纸,阪接过来,薄薄的一张纸,上面写着“进路调查表”。
也到了这样的时候啊。山野阪捏着那张纸,不停摩擦。说实话,最近的自己对未来有些迷惘,周围那些人对“山野博士儿子”的期待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究竟自己现在是为了回应期待还行动还是因为对LBX的爱呢。
阪思索着自己的事,并没有发现班上的女生纷纷挤到窗户边骚动起来,她们打开窗户,微寒的空气卷着雨水灌进教室,才让痴呆的阪恍然回神。和也和几个座位在窗边的同学发出不满的抗议却并没有浇灭女生的热情,大家兴奋的将头探出窗外。
“你们究竟在看什么呢?”川村亚美抓住了一个女生。
“亚美美不知道吗,是皇帝啦!”
“不对啦,是秒杀皇帝!那个玩LBX的!”
“好像进了世界大赛前三呢!”
无意间听到的女生的回答让阪大跌眼镜,他看向校门口,透明伞下的人影异常熟悉。周围还有三五成群的女生,路过时纷纷侧目。
“我说你们啊,”和也一把拽过阪,“我们阪可是冠军哦!”
阪对这个状况只能尴尬的笑两声,和高高在上的金比起来,他确实平易近人的容易忽视。海道金啊海道金,你这家伙每次来学校都够明显啊。阪下意识的摸出口袋里的手机,按下解锁键才发现有一封未读讯息。
From:海道金
路上碰到伯母,说你没带伞,我就来接你了。
短短几个字,是金的风格。阪的嘴角不由的微微上扬,从旁人的角度看,这一定是一个非常柔和的表情。他将刚刚收到的进路调查表随意折叠塞进背包,向和也亚美打了个招呼便离开教室。
To:海道金
我马上下来。
比起手机,阪更喜欢用CCM联络,可升入高中之后,平时在学校玩LBX的同学,与其沉浸在对战游戏中,更多的人选择逛街,联谊和去游戏中心等等方式消遣自己的高中时光。为了与同学联系,阪也得到了一台手机。手机这种东西,至多也就是传个简讯拨个电话,阪一直这样认为。
有一天他在同学的怂恿下在社交网站上注册账号,还特别蠢的用了本名,挂上阿基里斯的照片做头像。没过两天,他发了一张阿基里斯的图片,几秒之后便有了回复和点赞。
秒杀皇帝回复了您的状态:
令人怀念。
  不用想这就是金的马甲了!阪大笑着差点把手机摔到墙上,哪有人真的把外号拿来叫的!然后呢?然后他和秒杀皇帝互粉,两个人时不时有些互动,不过金这个人也是鲜少更新状态的。阪听同学议论过有的人看似高冷内心世界极其丰富,经常会在社交网站上开两个号,大号维持一贯风格寥寥几句,小号叽叽喳喳配上颜文字卖萌极。阪多次设想过金是不是这样的人,他还想过去找,结果无功而返。到底是金隐藏的太好还是真的没有小号这种东西就不得而知了。言归正传,阪的电话号码就是在那个时候和金交换的。
  即便交换了号码,两个人也并没有通过电话或者简讯交流过几次。要说为什么那当然是因为时差,其次国际通话也很贵。阪觉得自己并不是主动的人,几次短信编辑了一半都被他逐一删去。这事亚美小和知道后还狠狠吐槽他跨国恋很辛苦,特别是小和笑得极其欠揍,被阪拉去LBX大战50回合打得和也连连说我错了阪大人。
走近金,阪也确实明白金成为女孩子视线焦点的原因了:金本身穿衣风格就不差,直挺挺的站在校门边上玩着手机,撑着的伞有些倾斜,雨水顺着伞边滑落稍稍沾湿右肩。上下左右都是帅哥的样子。阪走过去扶正了他的伞。
“你右肩湿了。”
许久不见,阪发现自己和金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金并没有在意这些,他收起手机,将手上另一把透明伞递给阪。
“好久不见了,阪。”
阪撑开伞哼哼唧唧回应了一下,他发现周围的女生正看着他们两人,脸微微一红,拉着金迈开步子就走。待离学校有一段距离才放慢脚步。两人并排走在河川边高地,也算是和他们颇有渊源的地方。在这里阪拿到了AX00,是一切开始的地方,在这里阪与金进行了也许是最后一次的LBX对战,算是结束的地方。阪看向金,那个人还是如以往一样,坚定的红色眸子,但已不是初遇时那样的冷漠。
“金,你就算不坐战斗机来上学,也会引起骚动呢。”
冷不丁的这句话居然让嘴角不常上扬的金“噗嗤”一声笑出来,阪有一瞬间觉得自己就算不做研究员也可以去说笑话,当然这个想法只是一秒。
“所以这次怎么不打招呼就回来了啊,还跑到校门口偷袭我,我明天会不会被那些家伙调侃啊!”
“这次是临时决定回来的,明晚的飞机。”
金想了一下继续补充道:
“还有,不是偷袭,是伯母拜托的,她还请我晚上在你家吃饭。”
山野阪的母亲对金堪比亲儿子,阪经常会这样想。金这家伙到底是哪里抓住了母亲的心啊,难道是我那次消极逃避时金跑来我家鼓励我的时候彬彬有礼的绅士风度感动了家母吗?金一两年回一次日本的时候,总有那么几顿饭会在山野家吃。
两人短暂的沉默被阪打破,面对金,他果然还是能絮絮叨叨说个不停,金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他多半是在默默听着并微笑着给予回应。小和曾多次和阪说他哪里是微笑回应了那张扑克脸真的有表情吗,明明就有嘛!阪不服气的想。为什么大家都看不出来呢,金其实表情还挺丰富的。一起聊天的朋友们纷纷一脸遗憾表示可能只有你能看出来。
两人走到家的时候妈妈已经准备好火锅等着他们,晚餐时阪几次偷偷窥视到金面对日式料理激动的样子。什么嘛,果然很好懂。
晚餐过后,在妈妈的好意下金在山野家留宿一晚,阪带金去自己房间的时候问他你也没怎么推脱妈妈呀,原来你准备住哪的。金想了一下,露宿街头吧。之后拿手机给酒店取消预约。阪一个人愣愣的看着他,他是要学A国笑话吗?
阪的房间并没有多少变化,以前的一些玩具变成了厚重的日文和英文字典,参考书以及各种LBX相关书刊。书架的中层排列着他的LBX们和CCM,金盯着阿基里斯很久。
“我可以看看他吗?”
“请便,不过他已经不是我们当时那个阿基里斯了。”话刚出口,阪有点后悔,当时阿基里斯被破坏的事金可能还耿耿于怀,明明不是他的错。
金仔仔细细的观察着阿基里斯,大概是一开始处于敌对关系,阿基里斯对他来说只是目标,并不是对手的LBX。他把阿基里斯放回原来的位置,旁边还有米泽尔事件被控制的奥丁,他们再次相见时使用的艾尔西昂,在宇宙大显身手的伊卡洛斯以及最后打败米泽尔的奥丁MK2。每个LBX都代表了阪,勇往直前的阪,不屈服的阪,纯粹的爱着LBX的阪。
阪装作收拾书包,实际偷偷在看金,他不懂金为什么看他的LBX看那么久。每一个LBX金都非常了解才对,他们一起并肩作战,一起跨越无数困难。大皇帝,奇诺,特里顿,阪清楚他们每一台的必杀绝招,记得他们毫不留情的攻击与站在身边的安心感。恍惚间,那张进路调查表飘到了地上,被金捡了起来。
“进路调查表啊,阪的话,应该早就决定好了吧。”
金抬起头,对上的却是阪飘忽不定的眼神。这种时候,应该说什么呢?金记得以前的阪也有过这样的时候。阪对着众人笑,却一个人烦恼。
“阪,来对战吧,我想要和阿基里斯对战。”
阪没有拒绝,不如说求之不得,即使一直在思考未来的事,可一提到对战,还是兴奋的像个孩子。
金拿出了大皇帝,大皇帝与阿基里斯,仿佛是阿尔特密斯最终舞台的翻版。
“山野阪,这次可不会像以前那样掉以轻心了。”
“在地狱的业火中烧成灰烬吧。”
“来吧,向我展示全部的实力啊,山野阪。”
“金,你能不要说那些中二台词了吗,好羞耻啊。”
阪觉得自己笑得太过分,本来正经的对战变成两个人都在笑,最后以平手收场。阪靠在金的旁边大喘气,仿佛激烈的挥舞武器的不是LBX而是自己。
“阪果然没变,还是那么纯粹的爱着LBX。我觉得这样就够了。如果迷惘了就找大家玩玩LBX吧,有那么多人喜欢着LBX,有那么多人支持着你。毕竟阪就是阪啊,不是山野淳一郎博士,是山野阪。”
阪拿手遮住眼睛,金这个家伙,为什么每一次都能这么轻易看穿自己呢?一瞬间了解自己的想法,总是最快的站在自己身边,安慰自己,鼓励自己。
阪小声嘟囔了一句,有的时候觉得你还挺让人火大的。
“这还是第一次听说呢。”
金笑了,嘴角明显有弧度的笑:“如果我利用LBX做不好的事,你会讨厌我吗?”
“啊,说什么呢,”本来想说你已经做过了,阪硬生生把话咽了下去,“大概永远都不会吧。”
第二天,金吃完早饭陪阪走到学校就离开了。阪的手机收到一条简讯。
From 海道金:
我之后大学课程可能很忙不能常联系了。
再往后真的如金的短信所说,相隔很久他们才联系一回,阪高中毕业,拿到A国大学的录取通知这些事都简简单单告知了一下。甚至有大半年都没有回话。山野阪再次见到金的时候,是在神威大门学校LBX代理战争曝光还被恐怖分子劫持的世界直播视频上。
相较世界人对于事件的惊愕,阪反而异常冷静订了回日本的机票。
“LBX代理战争的假想国司令啊。”
    你肯定有自己的原因吧,都说了不会讨厌你的。
Fin

 

评论(3)
热度(17)
©阿柠_lim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