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柠_limone

纸箱战机中心/主阪金阪
爱娜娜沉迷/
天推mezzo推momo推

兔子苹果(金阪金?)

微博上看到ueno削了兔子苹果突然就想到了这个脑洞……高铁上的产物,很久没写了简直要OOC起来_(:з」∠)_

金桑我这次对你很好了(自信脸(闭嘴

W时期捏造注意

仍然不知道是阪金还是金阪(gif挥手

Are you ready?





海道金病倒了。在和山野阪一起外出采购的时候被发现有一些发烧症状,被阪拖着回了鸭式穿梭机。

病人一回来,大家仿佛炸开了锅。齐刷刷挤在房间里,盯着金的目光让他觉得自己跟动物园里的动物一样,怎么做都不自在。

“欸……原来海道金也会感冒啊。”靠在墙角的青岛和也用打趣口吻说道。

“和也君真过分呀,明明金君也是人嘛。”站在一边的灰原裕也报以微笑,说着的话却不知是帮金辩解还是默默补刀。

和也还想调侃金两句,腰间立刻被站在身边的川村亚美狠狠掐了一把,本来还想抱怨几句,看着亚美的笑容立刻乖乖闭上嘴。

比起其他伙伴的淡定,大空弘反而比较激动,一边说着什么金桑病倒了怎么办啊天啊主人公的好伙伴倒下了这是FLAG啊这样众人不明所以的话。花咲兰拍了一把弘的背,“你这家伙不要在这里捣乱啦!”

“唔好痛啦兰桑!”

“不好意思一个不注意用了七成的力www”兰吐吐舌头表示抱歉。

挤在房间角落的阪看着热闹的房间笑得无奈,同伴们挤在房间里你一句我一句的实在不知道何时消停。

“大家,我们让金先休息一会儿吧。”阪提议。

“也是,对病人来说还是静养比较好。”亚美也表示赞同。

“那么我们先出去啦,金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杰西卡问。

“暂时没什么胃口。”


等大家都走了,房间里恢复了往常的安静,阪默默搬着凳子,坐到金的床边。

“金……”

“阪……”

两人同时开口,之后金停了停,“你先说吧。”

阪挠着自己的头发,本来整理好的话又乱了:“啊哈哈……就是大家这么吵真是抱歉啦……我几乎没看过呢……金生病的样子……”

“没事……”金的双眼盯着天花板,并没有继续接话题的意思。

“金,你没有勉强自己吧?”

冷不丁冒出这句话,让金的视线又看向阪。

“没有。”

“金,我知道你每天都在做大家的陪练……还跟拓也先生一起商量事情了……还有LBX的维护也去帮忙了…………有时候也可以依靠我一点嘛……”

“还有还有金你偶尔任性一下也是可以的呀。”

看着这样的阪,金忍不住笑了。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阪心里大叫不好这家伙还真有什么要求吗。

我想吃兔子苹果。

金说。

阪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就这个?啊但是我不会削……”

“因为小时候在医院没人削给我吃,所以一直想试试。”说到小时候这几个字,不知本人有没有自觉,阪觉得金加重了语气。

“不过阪不会削的话……”

“我去请教一下!”不等金阪匆匆起身,离开了房间。


比起请教亚美这样的女孩子,阪第一反应还是急急忙忙跑回家。

“妈妈,请教我怎么削兔子苹果。”

山野妈妈不解的看着自家儿子,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心血来潮要学这个。不过儿子不说她也不打算追问,又不是干坏事没必要计较那么多。

然而消耗了几个苹果下来,山野妈妈有点淡定不能,看着儿子手上给刀子扎到划破的一个个伤口,她用调解的口吻问:“阪,你想削兔子苹果妈妈可以帮你的……毕竟这是你第一次削苹果用不着这么拼……”

“可是……金第一次跟我提了要求,说想吃兔子苹果……”阪低着头,努力对付手上的苹果。


晚上阪拿着苹果回到了鸭式穿梭机。

“啊,阪你去哪里啦?!给你打了好几次电话没听见吗?”

转头一看是亚美端着水和药片,大概是要送去金那里吧。

“我回了一趟家……啊,金怎么样了?”

“金的话,已经好多了的样子,我正要把药拿去给他……”

“那我去吧。”拿过亚美手里的水和药,不等亚美说什么就往金房里走。

“喂阪……你手怎么回事啊……”

阪在门口敲了敲门,里面没人应声,便自己进去,把水和药放在床头柜上,借着月光,他看见金睡的很熟。

想想好像自己从来没看过金的睡颜。在这种非常时期环游世界的集体生活,金总是在他之后睡着在他之前起床,即使是一年前拯救世界的那一天,他自己在日蚀号的休息室里睡的天昏地暗,金也许心情复杂到根本睡不着吧。

小心翼翼削完苹果,阪一面把成品在盘子里码好摆上牙签,一面暗自自豪经过特训我也是能削的这样漂亮的啊。

放下盘子,阪静静的看着金。

以前呆在医院的时候,海道义光有来看过他吗?知道真相的时候又如何面对海道义光?当一切结束的时候又是怎么看待LBX的?

这些事,金都没有好好跟他说过。金总是独自承受这一切,从来不会麻烦他也不会麻烦别人……甚至在一年前悄悄离开去了A国…………


等海道金清醒的时候,先看到的是在床边睡着的阪。

阪,回来啦,吃饭时候听亚美桑他们说阪不在,他还稍有担心想着阪去干什么。

下一秒便是瞥见了床头柜上的兔子苹果。

他真的去学了啊。

本想轻轻却忍不住笑出了声,好在阪没有被吵醒。

金戳起一块,放进嘴里。

好吃。原来苹果有那么好吃吗。

无意间看到阪手指上贴着创可贴,阪,居然是为了我吗。

金忍不住覆上阪的手。他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燥热。

是烧还没退吧。金这样告诫自己。

“兔子苹果很好吃哦。”

“谢谢你,阪。”

“谢谢你为了我这么努力。”

“谢谢你……陪在我身边……”


门外响起敲门声,听声音应该是裕也。

“金,我来把药和水杯收回去了……”

裕也推门进去,看见金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

“嘘……阪睡着了。”


fin


评论(2)
热度(16)
©阿柠_lim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