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柠_limone

纸箱战机中心/主阪金阪
爱娜娜沉迷/
天推mezzo推momo推

【TOV/FY】Per sempre(9&10)

TOV同人,CP:弗连x尤利

学paro注意

傻白甜注意

第十章含车注意

失踪人口回归(撒花

总之给各位拖了很久非常不好意思,前文的内容早就写完了为了和车一气呵成的发(并不想卡H

总之嗯,就是我真的很懒了,如果有人想催催我可以跟我互加企鹅(

可能人已经不想再开车了我不是好的驾驶员,这车太OOC了我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我为什么要写第一次的车???

前篇地址:*



9.

#

 

 

    寒冬还未完全从城市褪去,学生们经历过期末考试地狱般折磨之后,在春假的名义下稍作喘息,以迎来下一学期。常理说,即将迈入高中第三年的学子们多趁此时间去私塾埋头苦读,像尤利这样在家无聊了大半个假期的人实属少数。

 

    尤利掰掰手指头数着假期的剩余时间和进度凄惨的作业,内心盘算每天写几页才能按时完成。脑内思索了半天,最后认输耸耸肩拿起了放置在一边的游戏机手柄。

 

    “对不起咯,至少等我通关之后再对付你们。”

 

    游戏是最近发售的新作,之前聊天时弗连表现出有些兴趣,尤利就在逛店时顺手买了下来。毕竟是弗连说起过的游戏,尤利一人打得也无趣,走着迷宫突然卡关就开始绕着圈乱跑。手机在房间里充电,尤利懒于把手机拿下来查找攻略,最后还是浪费了大量时间在走出迷宫上,迷宫找路这种事经常是弗连一手承包。弗连记忆力比一般人好得多,玩游戏方面这种天赋是相当有用的。尤利有自信在PVP游戏中胜过弗连,记忆方面的游戏是绝对不敢说的。

 

    弗连对游戏的热情属于一般,会玩也谈不上热爱,操作不熟练是尤利能在格斗一对一中多次把弗连打趴下的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则是尤利对满场子乱跑,随意切换武器等等小技巧乐此不疲,这对攻击过于正直的弗连来说简直无解,一场战斗下来两人从屏幕里打架发展到现实中吵架,要不是被弗连爸爸禁止两人私斗大概还会演变成拿着竹刀在院子里械斗。所以大多数情况下还是弗连坐在沙发上,给尤利指指路看看攻略之类,即使这样两人吵起来的时候也不少就是了。

 

    自开始玩这个游戏,尤利就给弗连发过短信叫人过来,被弗连冷落了三四个小时才收到回信,内容无非是「我很忙暂时抽不出时间来,尤利我知道你不会去个什么私塾学习不过你也别整天都打游戏了稍微动动你那成山的作业别最后又来找我帮忙」之类的说教。

 

    尤利不服地思考怎么编辑短信回击弗连,又一时想不到什么合适的话。两人吵架基本分不出个谁赢谁输,面对面吵的时候尤利总能找到一百条理由怼回去,一旦面对短信这个电子屏幕,看不见弗连的脸,话不知怎么就说不出来,尤利绞尽脑汁思考了半天,最后反而觉得自己像个笨蛋。

 

    「   

          To 弗连(老妈子):

 

               [/做鬼脸][/做鬼脸][/做鬼脸]

 

               要你管

 

                                                                              」

 

 

 

#

 

    要说弗连的春假,还真的只能用很忙来形容了。除了私塾增加的升学补习班课程,给三年生毕业典礼做准备,学生会几位前辈的欢送会,学生会新人的交接,只不过这些弗连都不曾告诉过尤利。也不是刻意隐瞒,尤利不问,他也不主动说,两人长久以来相处都是这样的习惯,换做尤利也一样。

 

    三年生的毕业典礼在正式开学前几天举行。天不好也不坏,却像尤利胸口系好的领带一样让他感到不舒服。弗连比平时提前了一小时出门,因为还算是假期,他很贴心地没有找尤利一起去上学,只是在估摸着尤利差不多该醒的时间发了一条短信提醒他把校服穿穿好。

 

    尤利嘴里含着牙刷时看到弗连的短信,下意识口齿不清地回了几句结果搞得牙膏沫乱飞,要是传短信的当事人看到这幅光景肯定免不得对他一番说教。

 

    尤利则比平时早了半小时出门,在礼堂集合前先绕去了剑道社,新上任的部长今天特别集中学生们进行早练,毕业生们就在一边看着。之后是毕业生们给后辈们一一指导,到尤利时大家无非遗憾实力出众的尤利居然拒绝了担任部长,特别是前任部长。

 

    “要是我这种问题学生当了部长,我们社团形象可就不好了。”

 

    “我倒是觉得你小子从去年秋天的样子开始就没那么野了,交女朋友了?”前部长给尤利递上买来的运动饮料,调侃道。

 

    尤利愣了一下,接过塑料瓶:

 

    “别开玩笑了,哪有女人能管得住我。”

 

 

 

#

 

    毕业典礼于十点开始,尤利受不了剑道部里后辈们忧伤的气氛找了个借口先行撤退,换回制服的时候他还特别系上了衬衫万年敞开的第二颗纽扣,领带自然也是不可少的,这条领带在尤利衣柜里几乎放了大半年不见阳光。待整理好,胸口的束缚感整个让他闷气。还好一路走到礼堂没什么人注意他,也就艾斯蒂尔在见到他这幅样子时惊讶地捂住嘴。

 

    “弗连那家伙要求的。”

 

    尤利言简意赅,直接堵回这位粉毛天然大小姐的一半问题,剩下的问题则是因为在礼堂就坐不好窃窃私语给硬生生憋了回去。

 

    弗连在典礼开始之前下来巡视了一圈,索迪亚也跟在他身边,两人路过尤利身边到的时候,尤利明显感受到弗连停顿了一下,一定是偷偷在看自己是否穿好了校服,尤利想。弗连在尤利身上的目光并没有更多逗留,反而索迪亚忍不住多看了好几眼,摸不透她是找到了嘲讽尤利的理由还是过于惊讶。

 

    毕业典礼整个过程索然无味,尤利也就只有在弗连作为在校生讲话的时候提起精神多听了几句,当然内容尤利了如指掌。弗连是写了不少演讲稿的人,唯独遇到毕业这个课题就是个大难题,左改右改都是一股子宣誓的味道,正好那天尤利在旁边顺便帮弗连改了改,立刻就有悲有感动,再加上弗连那极具感染力的演说,不少人在下面泪眼汪汪。

 

    待整套仪式结束已到午饭时间,毕业生们相互打着拍照留恋,尤利没有什么特别需要打招呼的毕业生的前辈,告别了艾斯蒂尔便在校门口等弗连一起回家。尤利前些天在商店街买东西被店主热心多塞了几张抽奖券,本着「反正也可以拿盒纸巾回家」的想法去抽奖处一看,立刻被二等奖的烤箱吸引了眼球,没想到烤箱没抽到,一下抽到特等奖温泉旅馆二人三天两夜,尤利想想自己这个高中生也不好乱跑就把特等奖顺手送给了经常照顾自己的弗连家,弗连的父母便美滋滋的去过二人世界,被留下的弗连三餐就如往常一样交给尤利负责。

 

    “尤利,久等了吗?”

 

    弗连小跑到尤利身边,看到尤利已经把领带从脖子上摘下,衬衫扣子也如平时一般解开,先是皱皱眉,再然后笑了:“尤利还是这样合适。”

 

    “搞什么嘛,让我注意仪表的是你,说我这样合适的也是你。”

 

    弗连最后也只是笑着转移话题并没有再说别的。

 

#

 

     尤利和弗连被一场突如其来大雨堵在回家路上,上午的天空虽有些阴沉,没想到这会直接下起瓢泼大雨,尤利并没有浏览天气预报的习惯,弗连则是在早间预报之前就出了门并没有及时准备雨伞。两人只得在路边找个棚子躲雨,尤利玩着手机游戏,弗连则有一句没一句地跟尤利搭着话。尤利和弗连也算是好久没有像这样只有两个人待在一起,尤利年末假期被父母一张机票叫去国外团聚,回来之后没几天就开学,期末考试,春假弗连又忙得不行,总而言之就是从日历翻到新一年开始弗连和尤利的二人相处时间少之又少,所以尤利把那个什么温泉旅行券送到弗连家父母手上时弗连有一半心情是高兴的,另一半是想和尤利一起去就不提了。

 

     雨还在不停地下,尤利的手机电量只剩百分之十二十的提示亮了之后,他终于关了游戏认真提议冲回去,雨势没有减小的意思,路上行人不多,再干站着下去显而易见的结果就是等到天黑,弗连想了想也没有更好的办法,点点头答应了。

 

    等他们湿漉漉地进了尤利家的大门,尤利脱下的短靴几乎可以倒出一脚水,头发整个贴在脸上,水珠沿发尾滑向脖颈,弗连盯着水珠的滑行路线视线漂移甚至忘了自己也是差不多的狼狈样。尤利脱了鞋就撒开脚丫子跑向浴室找毛巾,弗连站在玄关犹豫湿漉漉的自己是否该进去的时候尤利已经拿来了浴巾。

 

    “弗连你先去冲个热水澡吧!”

 

    尤利把弗连推进浴室,完全忘记弗连可以回隔壁自己家冲澡这个选项,弗连想提醒他这一点的时候,尤利已经关上浴室门去给他找替换衣服了。

 

    弗连用最快速度冲了澡从淋浴间出来时,尤利已经擦干自己换上居家服在厨房忙碌晚餐,二人的衣服也被尤利扔进洗衣机,工作中的洗衣机噪声“嗡嗡”作响以至于尤利并没有发现弗连已经洗完出来。直到弗连凑近尤利并探着脑袋张望他在砧板上切什么菜,尤利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

 

    “晚上吃什么,咖喱吗?”

 

    弗连凑近尤利,准确来说是靠近尤利以看清尤利准备晚饭的材料。

 

    “嗯,是啊。”

 

    尤利下意识地微微拉开距离,现在的弗连穿着尤利的衣服,身上又散发着尤利常用的沐浴液的味道,从各种意味来说都是大写的不妙,还好弗连并没发现尤利的小动作,只是催促道:“尤利也快去洗个澡暖和一下吧。”

 

    “晚餐的准备工作还没做好。”

 

    “切菜的话可以交给我哦。”

 

    尤利想想弗连言之有理,便把菜刀交到他手上,还不放心地强调了一遍:

 

    “只做准备工作就好了。”

 

    等尤利洗好澡擦着头发出来,看到弗连在搅拌锅里即将完成的咖喱时,尤利只能选择微笑了。

 

 

10.

#

 

    把最后一口辣到舌头发麻的咖喱塞进嘴里,尤利将手中的汤勺泄愤似的扔在盘子里,另一只手抄起杯子送到嘴边,冰凉的水并不能完全缓解辛辣给舌头造成的伤害,弗连皱皱眉看着尤利有些夸张的面部表情:

 

    “有这么辣吗?”

 

    “对一般人来说可能是过激了一点。”

 

弗连做的料理可以用杀伤力超强来形容,尤利早就深有体会,两个小孩在家里没有大人管饭的时候只能自己随便做点东西来凑合,弗连基本都捧着菜谱研究,尤利则是由着性子做。时间长了,看着弗连一板一眼连煮的时间都分秒不差,尤利实在忍不住,给弗连打开了一扇名叫创意的大门之后,弗连的料理品味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可能也是我的错呢。

 破车走这里

TBC,没错还是TBC(微笑

评论(5)
热度(14)
©阿柠_limone | Powered by LOFTER